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重播] 好爸爸懷孕日記 (3)

應觀眾要求, 把已經損毀的blog文章放回來, 希望能有助於增產報國..

-------------------------------------------------------------------------------

1/20 星期五

生產日誌第二零零六一二零號
小強媽 帶著唯一略有的陣痛 帶著醫囑
前往產房 準備生產

我迅速的辦好住院的手續
小強媽 被帶到房間裡換上輕便的醫院制服
當然還有慘無人道的 屁屁擴約肌紓解運動

這醫院制服可有來歷
衣服胸部兩側有三顆鈕扣
可以在三秒內露出胸部
人稱 哺乳裝

我們終於進駐 待產室
何大 診後證明
小強媽的產業道路 開了一公分
但是道路還是太厚
不利小強 強行通過

中午午餐 我去買了麥當勞
算是小強媽 高熱量之旅的完結篇

下午何大 又出現
照了超音波
發現小強的頭頭 還是很上面

何大放了一些藥在產業道路中
希望能 順一順 打薄 崎嶇不平的道路
何大指著 監視器 說
陣痛指數 到 一百二十的時候
就可以生了
我一看數字才二十
還差一百ㄌㄟ

待產室裡共有五床
據內幕指出
原來是希望產婦之間可以互相學習
今天 看來產房生意不錯
五床全部滿了
我心裡想
小強媽應該可以受到很好的產前教育

B床的雙胞胎媽媽和我們一起進來的
約下午三點剖腹生產

c床的烏龍媽媽 誤以為破水
千里迢迢從竹山 狂奔至醫院
結果醫生勸她回家 好好休息

D床的哀嚎媽媽 在她老公的誘騙之下
沒有無痛分娩 在下午六點推入產房

E床的神奇媽媽 沒有吭半聲 在不知不覺下
竟然也下午五點也偷偷 進入產房

現在是下午五點
我 凝視著 監視器上的陣痛強度
就像 奇美 股價一樣
始終套在五十元

小強媽好像在度假一樣
產業道路才進展了二點五公分
何大說
今天要生產
應該不可能了
傍晚應該要試著打一些催生的藥
如果進展還是很慢
不排除剖腹一案

小強媽 和 我
心情都有點低落
看來今天 小強
還不想來到這個世界

現在是晚間七點
待產室
就像候車室
所以人都依序上了車
冷冷清清

我們只能依循 國統綱領 一般
對於小強的出生
只有進度表 沒有時間表

打了一點點催生的藥
小強媽還跟我談笑風生
持續她的 高熱量美食之旅
今天的待產室只有我們兩個

中原標準時間 晚間 八點三十分
監視器的瞬間陣痛強度
如貴公司 股價般一舉跨過一百大關
小強媽 如一條蝦子般
喔~~ 不 一條胖蝦子
在床上翻滾
瘦弱的病床 好似禁不住
八十公斤蝦子的肆虐
發出ㄐㄐ ㄑ ㄑ的哀嚎聲

從這一刻起
小強媽終於體會到
陣痛的苦楚

我們把痛分成幾個等級
好讓我可以了解
到底是有多痛
等級分別是
1. 一年不能逛街買東西
2. 五年不能逛街買東西
3. 十年不能逛街買東西
4. 當噁心的乞丐一年
5. 吃大便 加 哇沙米

晚間十一點
終於痛苦指數
來到天崩地裂的第五級
我注視監視器上 狂飆到一百一十的數值
心理也撲通撲通的亂跳
小強媽
緊閉著雙眼 緊握著拳頭
咬緊牙根 應付
一波又一波 的小強攻勢

晚間十一點四十五分
我簽下 無痛分娩 脊椎麻醉注射的同意書
同意書上列舉許多 這項麻醉所面臨的危險因子
雖然這些資訊在進產房前我都知道了
但是條文就如同咒語一般
在我腦海中盤旋
我從未顫抖的右手
簽下我生平中最醜的 簽名

長夜漫漫 我們將跨過這最長的一夜

1/21 星期六

生產日誌第二零零六一二一號

凌晨零點整
麻醉師帶著助手
來到床前
再次向我解說這項麻醉的風險
這些咒語好像又喃喃的在我耳邊響起
小強媽已經痛的臉色發白
風不風險 和 風大不大
她已經無法理解哪裡不同了

我點頭同意進行麻醉手術
在布幕之外
我前後踱步 我左右踱步
幾乎已經演足所以連續劇中
病房前面踱步的劇碼

麻醉師說我不能看
上次有人看到昏倒
我總算在布幕中找到空隙
小強媽在 手術燈下
身體屈成如蝦子般
麻醉師和助理仔細的在背部進行麻醉
我在昏暗的待產房中
身體不自主的微微顫抖
恐懼如黑夜般向我席捲而來

零點四十分
麻醉手術完成
小強媽 如醉蝦般的躺在床上
痛楚已經不見了
此時產業道路
才開了三公分
這麻醉有一定程度
約一個半小時
麻藥就會慢慢退去
所以痛就會又回來

因為麻藥的關係
所以會影響到尿意
也不能下床上廁所
所以這一個晚上
我就看到 麻醉師 護理師 來來回回
小強媽則一陣一陣的陣痛
昏昏沉沉的陣痛

早上八點
我無味覺的吞下三明治
何大再度出現
診斷後 產業道路確定停留在三點五公分
也就是這一個晚上的努力只有零點五公分
何大表示如果無法有更進一步的開拓
有可能要剖腹生產
而且從現在開始
要 禁食
小強媽聽到以後
晴天霹靂
不能吃 跟要她的命 其實是一樣的

而且心情上有點失落
小強從懷孕一來 一直很聽話的配合我們
應該不是這樣
小強應該有自己的盤算吧
我心裡想著

十點 助理醫師 小蘭 出現
幫小強媽人工破水
驚見 小蘭 拿著棉花棒的竹竿
把小強的游泳池戳破
一股溫水傾洩而出

十一點
護理師說開了四公分了
何大說 有進展了

十二點
開了五公分了
何大說 已經進入生產程序了
我再去問一次 小強媽最關心的 禁食問題
終於解禁
小強媽 吃了橘子 和 紅豆麵包

過了四公分後
就有如暴漲的溪水
淹過堤防

下午兩點
終於開出紅盤
十公分已經全開
產業道路終於可以用了
護理師 皮卡丘
進來教 小強媽如何用力
也給其他待產的孕婦一些示範
此時麻醉藥也漸漸消去

護理師教小強媽憋住呼吸
要持續十五秒
小強媽 還怪護理師 數太慢了
看來她還很清醒

無奈小強媽
實在對於用力一事 毫無概念
對於痛 更是毫無招架之力
歸根究底 小強媽 不喜歡運動
有啦~~ 唯一的運動
就是逛百貨公司
她都是去百貨公司踏青的

一聲聲的哀嚎聲在待產室中
我隱隱約約聽到其他產婦的話

'這麼痛 我不生了'
'有打無痛 還痛成這樣喔'
'好恐怖喔'
'趕快救她啦'

對於小強媽很瞎的示範
可以看到護理師臉上滿是三條線
我應該跟大家鞠躬的

下午兩點半
我們終於被迫提早進入產檯
避免驚嚇其他產婦

進入產檯後
我換上 藍色的隔離衣 和 隔離帽
遠遠看 還有點像屌屌的 怪醫黑傑克
小強媽的痛 已經是天崩地裂
我的位置被安排在 小強媽左耳附近

現場人員 共有
主治醫師 何大
助理醫師 小蘭
實習生   小五郎
護理師 皮卡丘 小不甜
麻醉師 歐巴尚

以下部分節錄我有印象小強媽 淑女喪失
的對話

小強媽: 好痛 好痛 (Repeat)
小不甜: 來...我們在用力一次 1. 2. 3 .....
小強媽: 我沒氣了 我要打無痛 我要打無痛
皮卡丘: 來..在用力一次 我跟何大說 你要打無痛
小強媽: 好痛 好痛 好痛 (Repeat) 我沒有力氣了
小不甜: 你再不用力 就不能打無痛
小強媽: 我有用力啦 求求你們讓我打無痛
皮卡丘: 你不夠用力 要持續用力 不然頭又縮回去了
我(終於輪到我出場): 加油
小強媽: 你不要跟我講話
小強媽: 拜託給我打無痛 我發誓打完無痛 我一定用力
我: (偷笑)
小蘭: 好 給你打無痛 但是一定要和我們配合
皮卡丘: 打無痛前 我們最後一次用力 1 2 3 4 .....
小強媽: (尖叫) 我不行了 你們放過我吧
小不甜: 不要亂叫 你把喉嚨喊傷 會沒聲音喔
皮卡丘: (手緊緊被小強媽扣住 無法掙脫) 我們再來一次 1 2 3 4 5
何大: (如一陣風般出現) 來~ 我看看 嗯 可以 不錯 可以試著這樣生
歐巴尚: (小強媽最喜歡的人)幫你打麻醉
    (我發現劑量很少 大約平常的一半 小強媽慘了)
歐巴尚: 幫她汗擦一擦 會比較舒服 我有生過 我知道

之後 我 皮卡丘 小不甜 小蘭
大家很團結的一起喊 1 到 15
小強媽憋氣
頓時間整個產房都是數字
但是還是痛到不行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強媽流汗

終於看到頭頭了
小蘭 何大 幾次用手大力push小強媽的肚子
我還一直問 這樣好嗎
小蘭說 都是這樣弄的
看來我太多心了

--分隔線 中場休息
我看了一下產檯的設計
發現許多設計沒有符合人體工學
應該寫建議書給 設計產檯的公司

第一 枕頭太小 尤其是小強媽這種大頭
第二 拉桿太遠 一看就是老外的size
第三 拉桿應該採固定式
第四 腳踩的地方 應該可以低放 然後 油壓高升
     (麻醉後 小強媽根本腳抬不上去)
第五 產檯應該設計成和一般病床一樣
     看起來是病床 產婦上了床之後
     產檯再分解開來 成為醫師方便的方式
     (我覺得產檯的樣子真的很噁心)

--分隔線 下半場開始

廢話好像太多了

何大恩賜給小強媽 氧氣
看來小強媽穩定許多
何大一開使想要以自然的方式
幫小強拉出來
無奈小強媽 好像還努力 用力不夠

只好再一次跳到小強媽身上
很努力的push小強媽

我跟小強媽說
小五郎應經開始幫小強準備衣服了
小強媽頓時充滿信心

最後 只好拿出 吸引裝置
吸在小強頭上
我微微看到一沱頭髮
小強媽大聲跟大家說
'我要最後一次用力 要盡全力'
啊 ~~~~~~~~
好大聲啊
我想全醫院的人應該都聽到了
原來小強媽 很挺有力氣的

一轉眼
何大抱著一個
全身黑青 塗著未乾膠水的小生物
放在產桌上
我嚇呆了
好像 魔戒 裡面那隻 咕魯
而且和我想的不一樣
小強沒有哭
讓我有點擔心
何大迅速又熟練的手法
幫小強從嘴中吸出羊水 (沒有打屁屁)
頓時聽到 響亮又清脆
兩聲哭聲

何大夾住臍帶兩側(臍帶好像豬腸子)
要小五郎剪掉臍帶
小五郎實習醫生竟然手發抖
不要太搞笑好不好
之後何大又掏出胎盤
中藥稱為 紫河車
真的是紫色的ㄋㄟ
又看到小五郎在收集臍帶血
翻開胎盤 做檢查

何大說 小強你是胖娃娃喔
體重 3510公克 52公分
小強被帶到產檯前面的沖洗室
小強媽則因為裂傷 正在縫合
十五分鐘後 小強以乾淨的面目
出現在我們眼前

專門幫寶寶洗澡的護理師
把小強帶到我們面前
先介紹蛋蛋 和 雞雞 給我們認識
跟我們說是男寶寶
之後小強就乖乖的躺在媽媽懷裡
睜著圓滾滾的雙眼 看著我們
好像在訴說著
'你們到底是誰 我已經很累了 不要煩我啦'

小強
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
也謝謝所以幫助你的人
當然 還有你偉大的媽媽

2 意見:

aqea 提到...

百聞不如一見
終於看到重播啦~
你的文筆真特別
明明很可怕的事寫得很有趣
不過…哪裡看的出來是好爸爸呀

wayne 提到...

"好"是我的姓...

按日期找

EMAIL :

xpeoplex.bee@gmail.com

Total Vis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