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9日 星期一

[論]系統商的生存之道

距離上次評論自己所屬的產業, 又過了半年. 在A公司準備分家時, 上次那種動搖國本的言論, 實在過於尖銳, 但是這半年內P公司所發生的事情, 紛紛在上次評論的預言中, 一一浮現,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亂猜也可以猜中, 憂的是難道連我都可以看的出來, 在上位者仍視而不見.

在系統商服務邁入第八年, 從大家所謂的一線廠到三線廠, 從股價200元做到20元, 從電子五哥到保五總隊, 從聽命於OEM外商到出來喊價,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系統商正面臨是不是能夠轉型, 是不是能夠生存, 是不是能夠保五, 是不是員工每年都可以吃到尾牙.

核心技術在哪裡?

這年頭走在路上, 穿格子襯衫的, 你問他是不是RD, 答案80%是Yes. 滿地都是研發工程師, 以研發的角度來看, 試問系統商的核心技術在哪裡. 系統商的RD可能會說 PC架構, 南北橋非常熟, 試問你熟的過做南北橋晶片的研發工程師嗎? 他做南北橋也要做公板, 難道就不熟 PC架構. BIOS RD可能會說x86 BIOS, 試問熟的過Phoenix, AMI嗎? 他們手上是一堆Chip 公司給的公板, 當然還有那些已經包好的核心技術binary code. 寫上層軟體的RD可能會說熟悉Windows 的DirectX, 試問你有比MS的人熟悉嗎, 哪一個function不是包好的API, 會調用API不是等於了解他的技術, 充其量是一個長相不錯的operator.

這樣想一想, 系統商的RD然到都是抄抄公板線路, 算算01填填値, 看看MSDN, 最後拿起電話打給chip公司的FAE,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RD都是如此, 但確實有一些人是如此想的. 而且當系統商的上游公司想把事情做的更好的時候, 那下游的人會更趨近我所描述的事實罷了. 如果是這樣, 試問HTC為何値得股價800元, 所有生產chip的公司都可以自己聯盟組一家系統公司, 何來系統商?

從系統商的歷史角度來看就可以清楚的定位系統商, 想想所有成功的系統商都是如何當股王的, 答案直接告訴你, 只有貼近使用者的系統商才有明天. 當年ASUS是如何一飛沖天, 是一塊可靠度極佳的MB, HTC是如何在次貸下仍舊高高在上, 是他足以媲美iPhone的介面及蹲了很多年的軟硬體整合, 讓高階使用者用了有滿足感. 所以上游公司把spec化成晶片, 把硬體操控化成API, 但都不足以成為一個可以在市面上販售的產品, 系統商的定位就在於如何把這些function提供給使用者, 把function 商品化, 提供使用者一個很好的使用者介面, 甚至必須充當教育使用者的角色. 所以我們可以回頭想想, 系統商的核心技術在哪裡? RD可能會說, 這哪叫核心技術, 試問你會懷疑Apple沒有核心技術嗎? 問問台灣的品牌公司真的有care使用者的感受嗎?

如果站在RD的角度來看, 就不再是把所有的晶片兜在一起就好了, 甚至直接拿上游的total solutions, 我們應該要想使用者希望甚麼樣的產品, 怎樣去兜出一個使用者可以方便使用的產品. 就拿Bluetooth這個規格來說好了, 以產品市場的時間性來說, 他早就要大紅大紫了, 可是至今仍舊是曲高合寡, 為甚麼? 你能說他規格不好嗎? 在低速的傳輸上, USB根本不是對手, 原因就在USB插了就可以用, BT就還要配對半天, 低階使用者根本無心跟你做配對, 更遑論要找到要使用的BT軟體究竟在哪裡?

代工這條路?

個人覺得, 如果主事者不夠聰明, 實在不適合作代工, 事實證明主事者不夠聰明. 電子代工這一行, 試問全世界最早做和做的最多的國家是哪一個國家, 台灣. 沒錯, 但是搞到今天2008年, 原物料上漲, 眼看已經快無利可圖了, 老闆才出來喊今年代工的價碼要重新談, 你也忍太久了吧, 台灣有多少廉價RD, 你知道嗎?

代工這條路, 我們來參考看看老外怎樣去訂一個Spec, 所謂訂Spec就是找來一堆龍頭來分食這個市場, HD聯盟和藍光聯盟就是一個例子了, 團結這兩個字就是這樣寫的. 所以我們要一個代工聯盟, 大家把錢和規則給訂了, 大廠吃大單, 小廠吃小單, 大家有利可圖. 可是現在的情形是, 大哥賠錢做, 砍二哥, 二哥砍三弟, 二哥三弟相繼倒地, 後來大哥發現賠錢做也不能天天做. 代工真的是暴露我們民族性的大弱點.

這一期的商周有一個有趣的探討, 題目提到是否台灣還有必要保留電子製造業, 當然討論的對象是現今產和官的代表, 這個題目很有趣, 現在電子五哥中, 不知道哪一哥, 目前製造還留在台灣的, 台灣目前的環境根本不可能留住任何的電子製造業. 代工廠要的是規模, 把便宜的人力最好也算進固定成本裡, 然後把量衝大, 只要量大到足以把固定成本沖掉, 工廠就可以繼續運轉, 台灣已經很難再回到製造業的環境中.

所以只剩ODM, 我們應該探討的是台灣要如何進行ODM. 其實台灣還是可以做ODM, 拿到客戶的單和spec, 然後我們進行技術性的研發, 這其實也是一條路, 以上所言為烏托幫的論述. 現在的情形是連ODM也是不要命的搶單, 我們可以犧牲價格, 我們可以犧牲工時, 反正都可以犧牲, 問題是design不是製造, 不是搶了就能做, 所以專業的代工廠制度就應該設定, 系統商的design分工本來就很細, 既然各有所長不可能通吃, 何不聯盟, 吃下我們可以做的好的, 釋出我們沒能力作的, 然後大家拆帳, 大家都有利可圖. 

很多人都說, 五年級的人辛苦, 但是他們也得到他們該有的代價, 七年級的人很清楚的看清楚這條路, 但六年級的跟著五年級的辛苦, 卻因為時代某些因素的轉變, 白白的送了青春沒有回報. 當然這些事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從政策面到教育制度, 掌舵的人須負所有的責任. 而我們手上可以做的就是影響我們身邊的RD, 做更有價值的事情.

2 意見:

lily 提到...

老大 自己打的阿?
有猛

我想 你說的都是我看到的
也是我為什麼覺得應該另謀出路的原因
不過 我不懂的是
為什麼帥哥主管優秀如此卻能猷原賣命?

台灣的工程師 說穿了都是腦力密集的低階勞工 RD只是好聽而已
真的 不創造自己的獨特性的話
只有眼睜睜看富者越富了...

下一代 錢淹腳目的 可不會是台灣阿...

wayne 提到...

是啊 不知道哪一天的夜裡喝了太多咖啡
亢奮不停
現在看一下 都有一點懷疑我可以打那麼多字

按日期找

EMAIL :

xpeoplex.bee@gmail.com

Total Visitors